全毛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全毛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光大证券乌龙指事件利益与公平dd

发布时间:2021-01-22 09:18:42 阅读: 来源:全毛厂家

光大证券乌龙指事件:利益与公平

8月16日,上海某证券营业厅内,一位老股民在与他人讨论股市行情

“乌龙”秒杀了谁

8月25日下午15:00,上海证券交易所在微博平台召开上交所2013年第16次媒体通气会暨首次网上新闻发布会,就“光大证券8·16乌龙事件”中上交所无所作为的质疑做出了解释。而在8月22日,光大证券总裁徐浩明已因此离职。更早的8月18日,证监会已经开始了正式立案调查。

至此,光大证券以及管理机构上交所、证监会等已经全部亮相,中国大陆证券史上第一“乌龙”引起的震动还在持续扩散着。

在记者采访过程中,每一名亲历者都对那一诡异的场景“刻骨铭心”。

8月16日,时间已经过了11点,9点半开始的两小时交易时间已经进入尾盘,突然,“也就是几秒钟”,职业投资人吴灿监测盘上宝钢、中石油、工商银行等几只股票一下子从下跌变成了涨停,由于网络延迟,显示器下方的大盘还呈现着下跌的绿色,他指间的香烟差一点掉到身上,他甚至怀疑自己出现了幻觉。

“市场从跌到大涨,就是一分多钟,涨停股票达到70只,大盘涨幅超过百点。”日信证券财富管理部总经理吴煊也被吓了一跳,他下意识地冲出办公室,外面是他领导的11人的团队,旁边就是公司研究所,所有人都在问:“市场怎么了?”吴煊相信,汇总他们每个人的信息渠道,假如市场有什么重大消息,他们绝对不会漏掉。

做空股指期货的散户们注定成了第一批被秒杀的对象,李强有一个自己的圈子,圈子里的人都是各自学了些理论的“老”股民,并且他们都在做股指期货。说起来,他们都算得上证券市场上的散户精英。2010年,市场推出股指期货产品,对于散户设定了50万元的起步资金、股指期货知识、期货交易经验三项基本门槛,这是具有高倍杠杆的可以双向买卖的保证金交易投资品种,盈亏都被成倍地放大。李强说,他们圈子里的一位大姐当时就被吓晕了过去。以这位大姐100万元资金规模计算,假如在当日11点05分开空单,每张空单耗费资金不到10.5万元,假如她开7张空单,剩余保证金不足17万元,股指涨跌一个点她盈亏是300元,她最多能承受的上涨幅度在38点左右,而这一分多钟的时间,期指最高上涨了75点,她的账户会被强行平仓,而爆仓对她意味着所有保证金都将化为乌有。同样,假如在随后的上涨中追入了多单,从午盘最高点到下午收盘的最低点,下跌了124点,也会形成爆仓。当天,被市场认可的爆仓金额是66亿元,而另一种说法是达到了100亿元规模。

吴煊说,这个市场上散户之所以赔钱的核心原因就是冲动,专业机构会用90%以上的时间研究市场,用不到10%的时间操作,而散户正好相反。吴灿经过在这个诡谲的市场上多年的摸爬滚打,已经形成了自己的操作纪律,他不相信假如有重大利好信息会封锁得如此严密,他需要等,下午开盘后15分钟的走势才是他判断的依据。

进入股票市场已经有20年的丁鹏可没这个定力,起始的200多万元资金至少已经亏掉了50%,而他依然还在不断的愧悔和冲动中反复,他的朋友们说他根本就不是在投资,而是在赌博,这一次他依然在赌。

当市场出现诡异变动时,他所在的QQ群里一片狂欢,“冲啊!”“打爆空头!”久被市场压抑的小股民们热血沸腾,他们坚信,大盘这样的气势一定是国家队的主力进场了,市场传闻的所谓优先股政策、T+0模式、降低印花税等种种利好可能要兑现了。丁鹏第一时间打电话通知他的几个正在上班的朋友,建议他们抓紧进场,然而,下午大盘的持续回落让他的热心带来了更多的套牢和账面亏损,丁鹏不愿意透露自己当天到底买了什么买了多少,“总之是亏了不到6%”。

仔细研究当天走势,11点05分开始的两分钟“乌龙”过后,市场便快速回落,到11点15分,这时候,“先知先觉”的各种机构已经多少得到了一点传言,而众多的散户还沉浸在大盘飙升的幻境中。上午收盘前的15分钟,各大市场再度拉升,纷纷创出分时线的高点,尽管没有充分证据来验证,但其中即便不是阴谋也多少会隐藏了几分阳谋的味道,一位专业人士半开玩笑地对记者说:“当羊群都以为自己是神雕的时候,神雕已经开始觊觎他们身上的肉了。”

当上交所在14点28分公布光大证券有限公司的“重大事项公告”时,丁鹏们的败局已定,上证当日成交达到1231亿元,比前一日放大了45%,其中很多就是丁鹏这些小散户们的贡献,而始作俑者光大证券声称,自己在“乌龙”交易的当日盯市损失约为1.94亿元。

首页123末页

肇事者说

捅娄子的光大证券在公告中称,经初步核查,在公司策略投资部按计划开展ETF套利交易时,由于订单生成系统存在的缺陷,导致在11时05分08秒之后的2秒内,瞬间生成26082笔预期外的市价委托订单;由于订单执行系统存在的缺陷,上述预期外的巨量市价委托订单被直接发送至交易所。交易开始前由审核人员核定的8000万元的额度也变成了230多亿元的资金投入,而最终成交72.7亿元。

光大证券董秘梅键形象地打了个比喻:“就像一个车好好的,突然抛锚了,但是以前一直就好好的,偏偏在最重要的一天碰到它抛锚了。”按此说法,这次事件应当完全归咎于系统设计缺陷问题,股票中的“乌龙指”是指股票交易员、操盘手、股民等在交易的时候,不小心敲错了价格、数目、买卖方向等事件的统称,这样看,由光大证券引起的这次股市动荡就更是“乌龙指”了,而潜台词的含义就是这是不可抗力所致,按照国际市场上的“乌龙指”惯例,这类事件的始作俑者都是不需要担负赔偿责任的。

显然,这样的说法并不能得到市场的认可。吴灿首先质疑的恰恰就是董秘的失职,他认为,董秘作为上市公司的媒介,职责之一就是及时向市场发布公司出现的重大事件。而光大的董秘在中午休市被问询时,却信誓旦旦说所谓乌龙的流言都是子虚乌有。“难道光大证券连个基本信息传递的规则都没有吗?这种说法明显是在误导市场。”

更让投资者不满的是光大证券自己私下进行的减亏操作。11点07分,光大证券的交易员发现错误中止订单系统后,他们的期货公司就开始买入股指期货空单来对冲上午买入的股票份额,截至上午收盘,他们已经开了253张空头合约。直到这时,他们依然没有向市场公开消息,而是自己召开紧急会议,商量出对策决定尽量将已买入的股票申购成ETF卖出。在我们的证券市场上,股票是当日买入,第二日才能卖出,也就是所谓的T+1,而ETF是装入了一揽子股票,它可以实现T+0的当天卖出,光大证券如此操作,相当于把自己买入的股票又打包卖给了市场。

同时,他们继续通过卖出股指期货来对冲新增持仓的风险。于是在下午复牌后,光大证券策略投资部总共卖出ETF金额约18.9亿元,用于对冲而卖出的股指期货合约6877张,全天用于对冲而新增的股指期货空头合约总计为7130张,一跃成为市场上最大的空头。

公司董秘梅键解释说,这是降低公司损失的第一反应,是一种本能。就光大证券而言,这种操作无疑是最好的了,我们可以简单做一个计算,光大证券由于失误买入的72.7亿元股票共损失3个亿左右,而股指期货当天新增的空头合约盈利超过一个亿,亏损已经缩小到了其公告发布的1.94亿元,而卖出的18.9亿元ETF的套利还没有计入其中。余明(化名)是一家证券公司的资深经理,他对分析说:“他们这次ETF的套利更加复杂,减亏是必然的,做好的话由亏转盈都是可能的。”

尽管吴灿在“乌龙指”事件中并没有什么直接损失,但当他了解到光大证券在整个过程中的所作所为后还是异常气愤。“因为你丢了钱,所以就去偷、去抢?你自己掉水里了,你一把将别人摁水里,你管这叫求生本能,你是浮起来了,那别人呢?本能,我觉得应该叫缺德。况且,我们证券市场走过的23年,故意设圈套陷阱的事情还少吗?”

光大证券第一时间将责任归于程序设计缺陷,但余明以为,程序会出现这么大的漏洞根本就没这个可能。现在各家券商、基金、信托等所使用的交易程序都是成熟的厂商开发的相对成熟的产品,除非是厂商故意在他们的系统中埋了颗雷,但如果这样,这个厂商将来也就不能在这个圈子混了。被牵扯的上海铭创公司的程序软件有80余家券商和基金在使用,稳定性也同样得到了市场检验。余明怀疑,光大证券的这次乌龙,是由自己绕过风控的自营业务失当造成的。“我仅仅是推测,230亿元的资金规模远远超过了他们自己的资本金红线,同时,证券公司严密的风控完全失灵,这都说不过去,可能是他们出租自营席位闹出来的。”

光大证券公开否认了市场传闻的所谓台湾团队的存在,但承认风控的管理不善。据吴煊介绍,一个证券公司的风控一定是涵盖了整个公司的业务面,在证券公司的体系中是无处不在的,并不像大家想象的风控可能会失控,或者说风控有盲点。风控一般可以分为几种,首先是一个风控的体系,包括内核制度、内准制度、上会制度等,还有就是风控的硬性指标,包括对公司净资本要求,对公司自营规模的限制,还有对持仓和个股买卖的限制。同时,风控有监督和追踪的机制,在日常经营中,风控虽然不可能做到完全预判,但至少在重大投资决策中,一定有制约因素。“也就是说,你今天要交易,风控一定会告诉你,你今天持仓的头寸是多少,你最大交易规模是多大。”而风控的执行,一方面有指标限制,同时也会通过系统或交易软件设定具体限制的参数,是有自动预警报警设置的。

吴煊说:“你要说单子持续的生成指令输入到电脑程序中,而风控无法加以停止的话,我认为这个理由不是特别站得住脚。”

那么能不能绕开风控体系操作呢?一般而言,任何一个公司都有合规总监,属于公司高管序列,合规情况一定是会影响公司的评级,对第二年的业务就会产生直接的影响。没有哪个证券公司会去恶意违规。而要绕开风控,要么是为了让项目的立项更有合法性,要么是为了简化项目审批的流程,要么可能是为了规避监管,但所有这些也还不可能完全绕开。除非是风控部门和项目部门一起来探讨。

显然,能让风控部门担着风险与项目探讨,那一定是为了公司更大的利益。

吴煊介绍说,就证券公司而言,这几年都热衷于创新产品的开发和经营,这次出问题的就是量化交易,这种交易属于高频交易,也叫闪电交易。据统计,高频交易的交易量已占欧美金融市场的三分之二以上。2006年新《证券法》的颁布、2010年股指期货的推出,以及2010年融资融券和2012年转融通业务的开通,使大陆高频交易市场飞速发展,已有多家机构乐观地指出,未来的10年是“对冲基金的10年”。

量化交易核心有两个,一个就是每个交易日必须调整的参数,另一个要素就是速度。通过不断提速的程序,由机器根据参数完成配对,虽然每次的盈利空间极其有限,但10秒可下单5000笔买卖指令的频率依然使总的利润相当可观。光大证券这次出问题的公司策略投资业务2012年已经成为公司新的盈利增长点,累计实现收入1.24亿元,为上年的33倍。

光大证券带领团队创造辉煌业绩的、拥有英国曼彻斯特大学金融博士头衔的杨剑波已经于8月18日停职接受调查。

首页123末页

利益遭遇公平

光大证券的“本能”操作,无疑是给懵懂的投资者再次上了一堂风险课。在这个链条中,作为市场主体的中小投资者与机构投资之间,注定就是老鼠与猫的关系。按照吴灿的说法:“想盈利就是与虎谋皮,时刻要牢记‘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铁律。”

国外投资市场的投资主体主要是机构、基金之间的专业比拼,比的是投资眼光。而A股市场打从建立之初散户就成为坚实的投资主体,而圈钱似乎成了这个市场的主要目的,大肆的炒作是这个市场的主要基调,并不成熟的市场化为它披上了政策市的标签。不说公司IPO上市时那些猫腻,单在二级市场上,机构主力信息、资金、技术都不是散户可以抗衡的。对于中小散户而言,这个市场更像是一个赌场。

丁鹏更相信阴谋论的逻辑:“周五是股指期货的交割日,会不会又是主力做局,通过拉高股指,用期指卖空挣钱。”A股市场从2007年至今,已经连续下跌了6个年头,而股指期货推出后,主力机构有了在下跌市场挣钱的工具,因而每当大盘累计一定涨幅,一定会被打压下来。

严明义律师这些年打了很多场证券理赔官司,他在接受采访时说,因为证监会调查细节还没有公布,假如仅仅定性为系统漏洞,没有定性为人为原因,那么价格操纵就无从谈起。但他依然认为:“时间段不同诉由不同,在11点05分到14点28分的时间段,光大证券不仅什么都没讲还否认,并且自己做了对冲操作,虚假信息、内幕交易是成立的。”

其实,经过这些年的法律追究,包括基金老鼠仓在内的机构操纵市场的行为因为面临严格的监控已经越来越少,但一系列的客观条件决定,在这个弱肉强食的市场上,散户永远是处于食物链的底端。

光大证券这次量化交易“乌龙”,几十亿元的资金就把大盘打上去了100多个点,6%的幅度,而这种震荡,受伤的又往往还是中小投资者。当机构们的程序高速运转之后,很多风险点是必然有的,而机构现在只把着眼点放在盈利上而不是管理上,一味地追求效率和盈利,一旦出了问题,那市场风险谁来负责?

“对速度的追求就隐藏着风险。”吴煊说,这些年欧美市场不断出现的乌龙事件开始引起整个市场的重视,2010年5月6日,美国纽交所闪电崩盘15分钟下跌7%接近1000点,随即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便提议完善实施熔断机制,规定若某只股票在5分钟内波动超过10%,将会暂停交易5分钟。而我们的几个市场还都没有建立这种应急的保护机制。

“这件事情是前无古人,但一定是后有来者。”吴煊认为要从根本上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需要更大力度的监管,“无论故障或者人为,处罚要直接动其根本,直至让其关门歇业。”

首页123末页

剑魂之刃

舰队荣耀破解版下载

十万个大魔王bt果盘版

彩票下载手机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