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毛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全毛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收入分配改革已到作决断时

发布时间:2020-07-13 19:43:48 阅读: 来源:全毛厂家

每年全国两会民意调查,“收入分配”的关注度总是高居前列。今年两会前,新民网就“你最关心的全国两会议题”再次进行网络征询,结果17个候选议题中,“物价上涨提高居民收入”的热度依然稳居第一。

怎样看待提高居民收入和经济发展的关系?如何让居民的“钱袋子”鼓起来?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离我们还有多远?3月4日,记者采访了多位全国政协委员,对于这个话题,大家纷纷建言。

稳增长扩内需

先要让“腰包”鼓起来

中共十六大明确提出“调高、提低、扩中”的收入分配改革思路。很多全国政协委员都认为,“提低扩中”是关键,尤其是扩大中等收入群体。这不仅是实现共同富裕目标的必由之路,在当前来看,更是在经济较为困难的情况下,扩大内需稳定增长的需要。

“走向消费主导的经济转型,既是中国短期宏观经济稳定的需要,又决定着中国的中长期经济可持续增长。”全国政协委员、著名经济学家厉以宁指出,要扩大内需、促进消费,必须尽可能让更多的低收入家庭转为中等收入家庭。“因为低收入家庭的消费基本上是单一的,就是吃、穿、住,而中等收入家庭则不一样,消费多样化了,只有这一群体扩大,才能确保长期增长。”

扶助中小企业

用创业提高居民收入

“我国的居民收入,尤其是中西部地区城镇居民收入来源较为单一,大部分依赖工资性收入,要扩大中等收入群体,必须拓展居民收入来源渠道。”全国政协委员刘凤之认为,当前大力发展中小微企业,推动全民创业,是增加城乡居民收入的关键。他建议政府应采用政企联建等多种方式,建立各种类型的专业化服务机构,积极培育为中小企业服务的各类商会、行业协会等服务组织,并通过政府购买服务和必要资助,支持其建设发展。

“尤其在拓宽融资渠道方面,要鼓励支持金融机构,调整贷款结构,增加对中小企业的贷款总量;加快中小企业信用征信体系建设,积极开展银企对接工作;不断完善中小企业融资担保体系,同时吸引社会资本参与大型担保机构的设立,解决中小企业和个体工商户运营和创业资金不足的难题。”

稳定物价上涨

帮助中低收入者“抗压”

受各种因素影响,进入“十二五”后,我国物价一直上涨。“别让物价‘吃掉’中低收入者幸福”的呼吁持续不断。去年国内多个省市已经建立并启动了“社会救助和保障标准与物价上涨挂钩”的联动机制,取得了较好的效果。

“目前在物价上涨时,一般都采取补贴生产环节的政策措施,以刺激生产,扩大供给。但这种刺激往往是滞后的,不是‘雪中送炭’而是‘锦上添花’,常常会造成‘一哄而上’后的商品过剩,‘买难’‘卖难’交替出现的无序状况。”为此,全国政协委员黄海建议,在物价上涨时,不妨把财政补贴的重点由生产环节调整为消费环节,对低收入群体采取直接补贴,增加他们的购买力,然后通过市场信号引导生产。

全国政协委员张近东也提出了类似的建议,他认为可以借鉴“家电下乡”“以旧换新”等补贴政策实施过程中积累的成熟经验,向低收入人群发放“消费补贴券”。

“在通胀压力较大的情况下,国家发放‘消费补贴券’,以保障低收入群体的基本生活资料需求,从而与其他各项社会保障措施形成‘互补关系’。”张近东认为,消费补贴的受益对象可为国家优抚对象、城市低保、农村低保、五保对象以及城镇失业者,由居委会或者村委会进行实地调查,街道办或者乡镇政府核算,县(区)级政府审批。“消费补贴券”只可在指定商家定点消费,用于购买食品、服装、电器等基本生活资料。

财政补贴政策

出口退税应“以民为本”

“应有计划逐步减少出口补贴,将减少的出口退税改为中低收入群体的补贴,改变目前国产商品在国外售价更优惠的不合理状况,还可以直接增加居民的购买力。”民革中央调研部的吴金华指出。

在此基础上,他建议进一步推进财税制度改革,让利于民。尤其是在个人所得税上面,应进一步提高起征点,或采用起征点与通货膨胀率挂钩的形式,如果CPI超过一定幅度,每提高一个百分点,个税起征点就提高相应的额度。

全国政协委员朱征夫也有类似观点,他指出,去年我国大幅提高个人所得税起征点,令几千万人受益,对减轻中低收入群体负担,扩大中等收入阶层,有着积极意义。“直接税降下来,间接税也应跟进。”朱征夫指出,去年我国全部税收中,来自企业缴纳的税收收入占比高达92.06%,这些税收都被打入企业生产成本,反映到物价上,增加了百姓生活成本,也使小微企业税收负担沉重,不利于它们发挥吸纳就业、增加职工收入的功能。

收入分配改革

应该尽快拿出方案

提高低收入阶层的收入水平,扩大中等收入群体,最根本的还是有待国家的收入分配制度改革,提高劳动报酬在国民收入初次分配中的比重。对此,全国政协委员迟福林认为,“收入分配改革不能再拖了,到了该做决断的时候。”他呼吁在本届政府任期内出台收入分配改革方案,争取年内出台。

全国政协委员安纯人也有类似看法。“我国在经济增长的同时,贫富差距逐步拉大,基尼系数越过警戒线,劳动者报酬和居民收入占GDP的比重偏低,且持续下降;城乡、地区、行业和社会成员间收入差距仍在扩大;收入分配秩序并不规范、寻租和投机现象比较突出。”安纯人建议,尽快进行收入分配改革,逐步提高劳动者报酬在国民收入初次分配中所占的比重,适当降低政府和企业收入所占比例,提高各类人员的收入水平,完善国有单位特别是垄断行业收入分配的约束调控机制,让广大人民群众共享改革发展的成果。

迟福林认为,政府要搞好这场改革,首先要在改变自身利益倾向上有所作为。现行的财政税收体制下,地方部门利益、行业利益越来越突出,而解决这些利益最关键的是,政府自身利益要得到约束,使得政府真正成为公共利益的代表者。(新民晚报,记者 潘高峰 江跃中 叶薇)

宜春设计西服

河北定做西装

辽宁制作工作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