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毛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全毛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城镇化建设不是要轰走农民

发布时间:2021-01-21 17:05:12 阅读: 来源:全毛厂家

城镇化建设不是要轰走农民

为期两天的全国国土资源工作会议日前在北京闭幕。积极稳妥推进“城镇化”背景下的土地管理,被此次会议重点论及。国土部部长徐绍史在部署2013年国土资源八项重点工作时提及,要“优化城乡土地利用格局,积极稳妥推进城镇化建设”。按徐绍史的表述,既要保障城镇化发展合理用地需求,也要防止城市“摊大饼”式外延扩张。  除了城镇化用地管理,徐绍史还透露,2013年将推进国土资源重点领域和关键环节的改革,具体包括:深化农村土地产权制度改革研究和探索;推进征地制度改革试点;研究出台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流转指导意见;部署开展宅基地制度改革试点;总结推广农村土地股份制改革经验和做法等。至于房地产用地调控政策,徐绍史称,要坚持房地产用地调控政策不动摇,根据房地产市场形势,普通商品住房用地供应要确保不低于过去5年年均实际供应。  城镇化进程艰难漫长  日前,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陈锡文在2013中国农业发展新年论坛上说,中国城镇化进程艰难漫长,过去30年虽然取得了很大成就,但欠账很多,现在必须一边“还账”一边推进,而不能急着把农民从土地上赶出来。  陈锡文认为,现在城镇总人口中有1/3是农业户籍,农民进了城却成不了城里人,涉及到的就业、住房、社保、子女教育等缺口问题如果不逐步解决,以后的欠账会更多。一定要抓紧制度设计,逐渐把人口有序转向城市,让农民有充分的自主选择权,同时又让城镇社会有接纳农民的过渡期。在陈锡文看来,农业和农民是弱质产业和弱质群体,在实践中必须处理好城镇化、工业化和农业现代化的关系,否则农业就会不断被削弱,农民利益就会不断被剥夺,城镇化和工业化也难以推进。  “我们处在城镇化高速发展过程之中,合理的城镇化用地还是要保障,这是大的目标和方向。”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院长严金明说,城镇化过程中还存在双重占地问题,进城农民如果在城市拥有住房,在农村的宅基地是否应该退出,需要讨论。  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党国英则指出,全国城乡建设用地有20多万平方公里,至少可以承载二十几亿人,城镇建设并不缺地,“就是因为利用方式粗放,大量地浪费了,像什么花园式工厂不应该建设,工厂就应是多层的。”  大房企布局二三线城市  据有关方面的统计,未来10年中国城镇化水平升至60%,中西部城镇可能将成为未来新型城镇化的主力。目前低于城镇化率50%包括西安、昆明、南通、重庆、福州、合肥等。从另外一个角度说,城镇化率低代表城市的可发展空间更大。凭助雄厚的资金基础,城镇化的推进使得一线房企不断扩张“领土”,把土地储备从一、二线城市纷纷转向二、三线城市。  推动城镇化的政策也在很大程度上助推了房企的圈地行为。面对主流三线城市这片“蓝海”,不少开发企业已行动起来,截至2012年底,恒大地产已经进入全国除台湾省之外的所有省市自治区的120多个城市,而这其中大部分位于三线城市。以民生地产定位的恒大地产,从成立之初便瞄准了中小城市,去年销售额近千亿,其中二、三线城市项目贡献超过九成。从2011年拿地情况来看,万科地产大力挺进二、三线城市,招商地产跑马二、三线甚至四线城市。  事实上,早在“城镇化”定调之前,大房企已得风气之先而在全国二、三线城市布局落子。恒大地产去年拿地动静不大,但早在2004年,其已谋划全面进军二线城市,之后开始大规模进入三线城市,目前是国内三线城市布局最广的房企。去年销售额923亿元,超98%得益于非一线城市,其中绝大部分得益于三线城市项目,是城镇化政策的最大受益者。

切好利益分配的蛋糕  2010年-2030年,中国城镇化率将完成从50%-70%的跨越。2030年后中国老龄化进入高峰期,留给我们只有十几年的时间。不少学者对城镇化保持乐观,经济学家林毅夫认为,这是中国未来20年保持8%增长率的支撑点之一;美国经济学家史蒂夫·罗奇则认为这“可确保中国未来数十年的发展”。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2011年,我国城镇化率已经达到51.27%,城镇人口达到6.9亿人。官方公布的城镇化率是按城镇户籍人口和居住超过6个月城镇常住人口划分的。其中,对2亿多流动人口的划分存在巨大争议。  原国家统计局副局长贺铿表示,2011年人口普查数据显示,中国还有2.63亿人是流动人口,没有固定的职业,也没有固定的住所,不能算真正的城市化。扣除这个2.63亿人,我们现在城镇化率还不到35%。  香港大学经济系教授许成钢指出,自从90年代末城镇化开始后,我们看到矛盾越来越尖锐。因为根据中国的法律,只有政府才有权力把农用土地变成城市用地。在这个过程中,地方政府用低价补偿农民,高价出售给开发商或者把土地拿去抵押贷款。这样地方政府和农民之间就产生了严重矛盾。  著名经济学家叶檀也表示:土地级差地租是客观存在的,有的人分到了很大的一块蛋糕,有的人分到的蛋糕就比较小。分到小的蛋糕的人越多,反对的声音就越大。靠土地级差地租来获取城镇化资金的原始动力有可能会受到挑战。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