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毛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全毛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人类胚胎干细胞研究再起波澜

发布时间:2021-01-05 11:40:59 阅读: 来源:全毛厂家

人类胚胎干细胞研究再起波澜

■本报实习生段歆涔 近日,一篇轰动学术界、内容为通过克隆技术制造人类胚胎干细胞的论文(详见本报5月20日3版)受到了普遍的质疑。5月15日,该论文发表在《细胞》杂志网络版上,一条匿名的网上评论近日指出,该文章存在4个问题。 美国俄勒冈卫生与科学大学研究生殖生物学教授ShoukhratMitalipov是干细胞实验团队的领导者,他向《自然》杂志表示,其中3个失误是在汇编数据时造成的,属无心之举。至于第4个指控,他认为根本不能将其称为错误。 不过,更让科学家感到震惊的是这篇文章的发表速度:论文在提交3天后,就被《细胞》杂志接受,12天后便在网上公布。 对此,Mitalipov反复强调:“结果是真的,细胞系是真的,所有的一切都是真的。” Mitalipov说,5月22日,他从欧洲返回美国后,发现自己被淹没在各种电子邮件中,并遭到了来自《细胞》杂志编辑以及各路记者的“狂轰滥炸”。他说:“我几个小时前才刚回到家。不仅是编辑,所有人都几乎疯狂了。” 图片重复 Mitalipov说,他曾向第一作者MasahitoTachibana咨询过。Tachibana负责论文数据的编辑。他承认,论文包含一些小的错误。一些科学家表示,他们打算和《细胞》杂志来探讨这些错误。 这些问题最初是在PubPeer上被提出的。PubPeer是一家匿名读者对已发表论文进行同行评议的网站。 第一个问题是图片重复使用。图片2F显示了通过克隆技术培育出干细胞群体的典型形态,然而其却在页面左上角图片6D处再次出现,并被标注为“hESO-7”,即不是通过克隆技术而是体外受精(IVF)制造出的胚胎干细胞。 对此,Mitalipov解释说,图片的重复是有意为之,只是标注颠倒了。左上角图片6D处应该被标识为正如图片2F所示的hESO-NT1,也就是,通过克隆技术培育出的干细胞群体。右上角的图片则应该被标识为hESO-7。 他说,标识的颠倒也导致了另外一处图片的重复使用——右上角6D处的图片和右上角S5处的补充图片。由于标注的颠倒,这两张相同的图片都展示了hESO-7细胞系。Mitalipov说:“经过如此改正,图片和标注就能对应上了。” 双重麻烦 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干细胞专家MartinPera说,尽管如此,用相同的图片来表示两种截然不同特性的行为是很不明智的。毕竟一种表示典型的形态学(图片2F),另一种是对通过正常体外受精获得的胚胎干细胞和克隆技术培育的胚胎干细胞的细胞标记物进行比较的基础。他说:“除非有充分的理由,否则这应被视为非常糟糕的做法。” Mitalipov则解释说,作出这个决定的原因是因为可用的图片数量有限。 一些匿名的批评者指出,该论文在散点图方面也存在图片重复使用的情况。例如,在通过克隆技术培育出的干细胞系中被激活的基因类型,和通过体外受精获得的干细胞的基因类型相似。这证明了通过克隆技术制造出真正的干细胞。在图片S6的补充数据中,有两个散点图是完全相同的。Mitalipov说,其中一个散点图使用了错误的数据,将会被正确的散点图替换。 另一个和散点图有关的问题也存在于图片S6的补充数据中。其中两个散点图很难区分,显示出一个非常高程度的重叠——在两种细胞“复制”之间的基因活性模式各为99.8%。这些同一个来源的克隆胚胎干细胞,之后在不同的环境中培养。人们希望这些模式会很接近,但是匿名的批评指出,他们太过于接近了。Mitalipov说,他们刚证实了这个方法,并将所有的原始数据在网上公布以供人们查阅。 Pera说:“Mitalipov的解释看似是可信的,但是我们还须等待彻底调查后的结果。” 英国医学研究理事会主管干细胞生物学和发育遗传学的专家RobinLovell-Badg也认为,不应该轻率下结论。他说:“我也认为,上述提及的错误跟审稿时间短和论文发表过快有关。应该给予作者回答以及纠正错误的机会。” 火速发表 Mitalipov目前正在与他的机构审查委员会协商,并整理他和10个机构的材料转让协议,以便让其他人有机会看到他的研究成果。他说:“首要的任务是让人们相信我们的结果。我们没有隐藏和回避。” 鉴于克隆领域存在大量科学和伦理争议,论文在递交3天后就被《细胞》杂志接受,这让很多科学家感到震惊。 上一次相似的“壮举”发生在2004年和2005年,韩国首尔国立大学教授黄禹锡曾在两篇论文中宣称,他带领的研究组成功实现了人体胚胎克隆,并成功从克隆胚胎中提取了干细胞。但后来证实这项研究存在造假行为。同时,和这次的风波类似,黄禹锡的研究首先遭到怀疑的也是被重复使用和被人为操纵的图像。 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干细胞项目负责人ArnoldKriegstein说:“不管如何解释,令人震惊的是,又一次出现了体细胞核移植(SCNT)领域的论文纷争。4天的审核过程很显然是不充分的。这在某种程度上属于草率和马虎行为。你不会预料到某一篇论文会产生如此巨大的影响。值得担心的是,也许事情并不像最初看到的那样简单,也许还有更多我们没有发现的问题。” 《自然》杂志的编辑透露,6年前,Mitalipov团队所取得的有关克隆猴胚胎干细胞的研究突破,直至被独立验证后才被该杂志所发表,这一过程用了6个月,并且论文原稿是和确认性数据一起发表的。Mitalipov说:“我们是一个值得信赖的实验团队。我们已经向公众证实,我们的研究结果是真实的。” Mitalipov承认,他着急发表这一论文,是为了能够在6月召开的国际干细胞研究学会的会议上展示自己的研究成果。他说:“也许确实操之过急,但这和《细胞》杂志无关。这是我的失误。” Mitalipov打算尽快发布一份勘误表。他说:“我们正在和《细胞》杂志合作,商讨一份合适的声明。”尽管Tachibana负责数据的整理,但Mitalipov表示他会对最终的结果承担全部责任。他补充说:“Tachibana在整合这些图片的过程中,承担了巨大的压力。我不想说这是他的错。” 但Mitalipov仍坚持自己的实验结果。他表示:“我和Masahito一起培育出这些细胞,我参与了研究的全程。”

青海产品设计

昌江工业设计

黄南产品设计

通辽工业设计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