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毛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全毛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杨永信的瘾不需要被电吗王崴

发布时间:2020-10-18 17:34:08 阅读: 来源:全毛厂家

杨永信,这个曾经让无数少年少女闻风丧胆的人又回来了。

22日,有人在网上发布了一段视频录音称,“临沂市第四人民医院网络成瘾戒治中心的13号室里传出了一个男童的惊叫和哭喊声。”

视频里男童撕心裂肺的惨叫,并伴随着硬物碰撞的“砰砰”声。

可这里为什么会传出孩子的叫喊声,这个“13号室”又是什么地方?

或许这一切,只有杨永信可以解释。

恐怖的“13号室”

2006年,山东省临沂市第四人民医院成立了“网络成瘾戒治中心”(简称“网戒中心”),杨永信任主任。

在那个互联网刚刚普及的年代,“网瘾”成了叛逆期少年的一大问题,就在家长们走投无路之时,杨永信以网瘾少年救世主的姿态,降临在了大众面前。

2008年,中央电视台播出的7集电视纪录片《战网魔》使杨永信一跃成为众多家长心目中的救世主。

纪录片中有这样一个片段:

网戒中心里有一间诊疗室被称作“13号室”,所有被带进这个房间的孩子们,无论之前多么的叛逆、乖张,经过40分钟的治疗,出来后都会变得异常乖巧,对自己的父母言听计从,有的甚至当场向父母下跪认错。

(图片来源:新闻调查)

正是这样奇迹般的网瘾戒除效果,令无数家长趋之若鹜,他们纷纷将自己的孩子送到这里,进行为期四个半月的网瘾戒除治疗。

不光是网瘾,早恋同居、同性恋爱、撒谎叛逆…总之,只要是他们认为不听话的行为在这里都可以被治愈。

唐博就是被送进来接受治疗的“不良少年”之一。

2009年,年仅17岁的唐博因为沉迷网络游戏《魔兽世界》,被父亲送进了网戒中心。

在来到这里之前,他就曾听说所有在这里接受治疗的人都被称为盟友,而杨永信则被称为“羊叫兽”。

因为,凡是从这里走出去的人都将这里称为“人间炼狱”,而杨永信就是那个魔鬼。

被送入网戒中心后,唐博像大多数人一样,很快被带到了“13号室”进行矫正治疗。

一张治疗床、一把椅子、一台方形治疗仪、一个放在墙角的氧气瓶,就是这个房间里的一切。

可唐博怎么也想不到就是这样一间简简单单的房间,却成了他一辈子都挥之不去的阴影。

以至于他成年后,仍然无数次梦到“13号室”的房门再次向他打开,醒来后依旧身体僵硬、手脚冰凉,久久不敢合眼。

因为就在这里,几个壮硕的盟友把他死死地按在床上,用白布捂住他的嘴巴,而杨永信则坐在椅子上一边微笑着对他说“我今天就挑明了,我就是你在网上看的那个“羊叫兽”,一边将连了电的电线贴到唐博的太阳穴两侧,对他进行电击。

据唐博回忆,被电击后的感觉就像那种频率特别高的小锤子一下下的敲打他的太阳穴,感觉像有一百万根针从脑袋穿过,痛不欲生。

而这个过程一般要持续整整40分钟。

当然,唐博并不是个例,“电击”是所有到网戒中心的孩子们必经的治疗项目,也是最频繁的治疗项目。

《战网魔》一书中关于被治疗的武旭影有这样一段文字:

杨永信拿起仪器的两个端子,对着少女的太阳穴轻轻地点了一下。

“难受吗?”他盯着少女的脸问道。

“不难受!我没有网瘾!”少女说。

“那好,再来一下。”杨永信又点了一下,少女颤抖了一下,可她咬紧牙关,不说难受。

杨永信在两个太阳穴上同时点了一下,少女受不了了,叫起来:“我难受,我难受,医生,你用的什么东西,我的脑袋为什么这么难受?”

“不是仪器的问题,是你有网瘾,有网瘾就难受。”杨永信开始心理引导,“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我不想告诉你,我想离开这个地方,我想去找我未婚夫……”

杨永信又点了两次,少女终于挺不住了,泪水顺着眼角流下来……

“好吧,医生,我错了。”少女终于缴械了,眼泪止不住地流淌着……她与杨永信交谈了45分钟,向杨永信保证,留下来治疗,并且会向父母道歉。?

但这些话只有那些已经摆脱了杨永信的孩子才敢说,而那些正在接受治疗的孩子却像被洗脑一般重复的说着,“这个电击就像针灸一样,它能让大脑清醒,能从内心深处思考问题”。

记者问她们:“疼吗?”

她们虽然说着“不疼”,但是大颗大颗的眼泪却止不住的划过脸颊。

神奇的“电击疗法”

其实,杨永信所谓的神迹般的“矫正疗法”,不过就是通过电击让接受治疗的孩子们屈服、顺从而已。

即便是面对记者的询问,杨永信也毫不避讳的表示:

“就是电击,就是借助电击治疗仪。一边电他一边问他为什么要来这里,如果答错就继续电,一直到他承认错误为止”。

而杨永信在说这些话的时候一直在笑,仿佛在炫耀自己的功绩一般,为自己伟大的医学发明而沾沾自喜。

可实际上杨永信所使用的“电击疗法”,在医学界被称作“电休克疗法”,一般用于患有难治性重度抑郁症和狂躁精神病患者。

可这些所谓的“网瘾少年”,是重度精神病吗?不是,他们很多连网瘾都算不上,最多是不听父母的话而已。

医学上对于“电击疗法”的使用也是有着非常严格的规定,因为电击不仅会给患者带来巨大的身体痛苦,还会造成记忆丧失、智力降低、脑部受损等副作用。

在实施电击时,医生需要给患者注射麻醉剂来减轻患者的痛苦,同时也会使用肌肉松弛剂,以避免因电击导致肌肉抽搐而骨折。

而杨永信在进行电击治疗时,不仅没有对孩子们进行体检和麻醉,更是随意控制电击的电量,毫无科学依据。

虽然杨永信一直声称,“自己在电击时使用的电量绝对不会超过5毫安”,但是接受过电击的孩子都表示他们亲眼看到的电量最高甚至达到了40毫安。

不仅如此,杨永信所使用的DX-IIA抽搐型治疗仪,早就被国家命令禁止使用,因为这种治疗仪会对人体造成极大的伤害。

可杨永信坚持用这款治疗仪的原因,就是因为它会对人体造成痛苦,这样才能达到令患者屈服的目的。

小小的集中营

除了电击,网戒中心还有一整套的手段让孩子们屈服,比如捆绑、监禁、体罚、侮辱等等,杨永信俨然将这里变成了一座阴森恐怖的集中营。

为了更好的让这些孩子们服从自己,他还制定了“86条规”,如果有谁违反了其中的一条规定就会被拖去“13号室”进行电击,这种惩罚方式在这里被称为“点现钱”。

只不过,被“点现钱”的行为包括但不限于这86条,所以你永远不知道下次电击什么时候到来。

除了“点现钱”以外,如果哪个孩子表现不好,他的名字就会被画上一个圈,当圆圈超过5个时,就会被带到“13号室”进行电击。

不仅如此,杨永信还鼓励盟友之间相互举报,他给所有的孩子们划分了阶级,阶级高的被电击的次数少,还能决定阶级低的人是否需要接受电击。而阶级低的人则可以通过举报他们的方式,来提升自己的阶级,从而让自己少受到电击。

在这座小小的集中营中,服从成了唯一准则,只要服从就能减少电击的次数,甚至还可以高高在上的去决定别人的命运。

然而,这种服从的背后,却是对人性的折磨与扭曲。

魔鬼的帮凶

如果说杨永信是来自地狱的魔鬼,那么这些孩子的家长就是魔鬼最大的帮凶。

其实,孩子的戒网过程是需要家长全程陪同的,也就是说这些家长是亲眼看着自己的孩子每天被电击折磨。

但是,对于家长来说,他们根本不想去了解那些所谓的电击疗法到底对自己的孩子有没有伤害,只要自己的孩子能变得听话、顺从,即便是使用暴力的手段,他们也完全可以接受。

他们都将杨永信奉若神明,他们逢人就说:

“杨教授治好了很多网瘾,是孩子的功臣啊。如果谁的孩子得了网瘾,第一时间就要给杨教授送过去!被殴打、被电击也好,只要能让孩子听话,怎样都接受。”

在这里,家长为了让孩子听话甚至会举报自己的孩子,亲手将他们送进“13号室”,甚至还不忘了对杨永信说一句“加大剂量,电死他”。

而父母这种让人无法理解的行为背后,反映出的是中国式家长的自私与教育无能,他们以爱为名,一手将自己的孩子推入了深渊。

恶魔仍然在人间

2009年,美国《科学》杂志用“最臭名昭著”形容杨永信,文章揭露了他不顾孩子的反抗,对其进行长达一个小时电击的行为。

一时间在国际社会上引起了极大的反响,同时也引起我国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于是,临沂市网戒中心被卫生部门叫停使用电击疗法。

本以为杨永信的恶行终于可以停止,可是令人没想到的是时隔七年后,杨永信再一次被曝光。

2016年一篇名为《杨永信,一个恶魔还在逍遥法外》的文章再次将杨永信推上舆论的浪尖。

这篇文章指出,杨永信依然在宣传他的戒网瘾事业并为此洋洋自得,在微博中用孩子纷纷向他下跪感谢他,来宣扬自己的神迹。

不久后,临沂市网戒中心被关停。

直到今年“13号室”里再次传出男孩痛苦的惨叫声,这时人们才意识到,很多事情其实根本没有改变。

虽然有关部门回应称“网瘾中心传出的小孩哭叫声,是8岁精神发育迟缓的患儿”,但这种说法又能令几个人信服呢?

叔只知道杨永信的微博认证依旧赫然写着“临沂市精神卫生中心主任医师“。

也许我们永远无法知道,还有多少像杨永信一样的人,在自己建造的集中营中狂欢。

在我们看不到的角落里,还有多少无辜的孩子被禁锢自由,接受着各种残酷暴力的矫正训练。

但我们知道,为人父母是这个世界上最简单也是最难的事情,日本小说家伊坂幸太郎曾说,“一想到为人父母居然不用经过考试,就觉得真是太可怕了。”

确实,有多少父母,连自己的行为都没办法管好,就要对另一个生命负担起重大的责任,这样的无所适从和焦虑感迫使他们寄希望于他人。

这场悲剧,更像是一场"买凶杀人”,杨永信是凶手,父母是买家。他们只想从杨永信手中接过乖巧听话的小孩,但对于这一切所付出的代价却视而不见。

十年过去了,孩子们还在那张床上抽搐、尖叫,痛不欲生,人的少年时期,也不过只有十年。

希望杨永信早点被惩治的点zan!

如果喜欢震惊叔的文章,记得加波关注

防火窗厂家

帮投票

贝肤邦代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