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毛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全毛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名家汇等照明企业遭重大诉讼赔偿数千万雷蒙机

发布时间:2020-10-18 16:38:17 阅读: 来源:全毛厂家

8月10日,昀丰科技发布公告称,公司涉及1.05亿元诉讼。根据公告内容显示,昀丰科技与新疆天富蓝玉光电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新疆蓝玉”)于2017年4月及后来签订了三份蓝宝石成套长晶设备及配套设备的买卖协议。协议签订后,昀丰科技将设备分批运至合同约定地点,并组织安装、调试、验收。截止目前,新疆蓝玉已投入使用的设备运行正常,未发生质量纠纷。但新疆蓝玉一直未按合同支付足额货款,经双方多次协商,仍未取得进展。

因此,2018年7月20日,根据买卖协议约定的争议解决条款,昀丰科技将新疆蓝玉诉至上海普陀区人民法院,请求判令新疆蓝玉支付货款1.02亿、逾期费用302.59万。

这一起诉讼案未平,今又添两笔诉讼。德豪润达起诉Lumileds公司在内的五家企业,要求赔偿金额近9564万元;名家汇遭南方基金、博时基金反诉,要求赔偿7980万元。

德豪润达控告五被告

2018年7月30日,德豪润达因Lumileds公司在美国恶意提起知识产权诉讼的行为侵犯了公司的权益,将Lumileds公司(作为被告一)及其关联公司上海亮锐科技(作为被告二)、上海亮锐管理(作为被告三)、湖北亮锐科技(作为被告四)、嘉兴亮锐科技(作为被告五)作为共同被告向广东省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了诉讼。

德豪润达是一家主要从事于小家电及LED系列产品的研发、生产及销售的公司。而被告一则是一家主要从事于LED和汽车领域的研发、生产及销售的企业。原被告双方虽然同属于LED行业,但双方所生产的产品、面对的市场、服务的客户均不相同。原告作的芯片为中小功率的芯片,用于中下游产业中低端LED灯具产品的作,主要供应于低端产品市场(如改装车后装灯);而被告作的芯片为大、高功率芯片,其生产的LED灯具产品主要应用于高端市场。双方的产品并不具有直的竞争关系。

尽管如此,被告Lumileds公司将原告视为假想竞争对手,为阻挠原告进入美国及欧洲市场,Lumileds公司曾于2014年6月12日向美国加利福尼亚北区联邦地区法院提起诉讼,请求赔偿Lumileds公司实际及惩罚性损害赔偿金、支付Lumileds公司已支付的相关诉讼成本。Lumileds公司还向联邦地区法院申请禁止原告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市场销售产品的初步及永久禁令。后联邦地区法院以不具备管辖权为由,驳回了Lumileds公司的起诉。

然而在被联邦地区法院驳回诉讼后,被告Lumileds公司于2015年3月24日再次向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圣克拉拉郡高等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责令原告向Lumileds公司退还非法所得利润、赔偿Lumileds公司实际及惩罚性损害赔偿金、支付Lumileds公司已支付的相关诉讼成本。Lumileds公司还向法院申请了禁止原告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市场销售的初步和永久禁令。

德豪润达认为被告 Lumileds 公司的上述两个诉讼显存在恶意诉讼的行为。具体表现如下: 1、知联邦地区法院无管辖权却仍然恶意提起诉讼; 2、二次诉讼均无任何事实和法律依据; 3、被告故意拖延诉讼,故意不做好相关证据的保全工作。同时利用美国司法度下陪审团度,以期以讲故事,而非靠证据来获得对其有利的案件审理结果; 4、被告在两次诉讼中,曾经肆意将包括原告在内的国内各关联公司作为被告一并提起诉讼,而无视上述公司与侵犯商业秘密毫无任何关联性; 5、Lumileds 公司在两次诉讼中,均采用先罗列一堆指控的“控诉”以及需要承担的法律责任,再逐步减少的诉讼策略。迫使原告疲于应诉,付出大量费用、时间和精力。客观上造成对原告的困扰。

德豪润达请求判决,因被告一在美国提起知识产权诉讼的行为侵犯了原告的利益,应赔偿原告为此支付的包括律师费、专家费用等在内的直损失总计为9,660,873.22美元。按2018年7月22日人民币汇率中间价公告(1:6.7942),折合为人民币65,637,904.83元。请求判决因被告一在美国恶意提起知识产权诉讼的行为导致原告丧失的交易机会,产生间损失暂定为30,000,000.00元。

上述损失总计人民币95,637,904.83元。德豪润达判决被告二、三、四、五与被告一共同承担连带责任,并由五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

名家汇被两家公司反诉

名家汇(本诉原告、反诉被告)因与南方基金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本诉被告一、反诉原告一)、博时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本诉被告二、反诉原告二)存在工程合同纠纷,公司向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并于 2018 年 4 月 11 日收到《受理案件通知书》。公司于8 月 10 日收到本诉被告一、本诉被告二的《反诉状》及相关材料。

2016 年 11 月 18 日,南方基金、博时基金与名家汇签订《协议书》,《协议书》附件为公司提供的《产品供应商确认书》(2016-F122-LT)(以下简称“《2016 确认书》”),内容系 GE 公司盖章确认公司可从 GE 授权渠道采购在基金大厦项目中销售。

2017 年 5 月 4 日,GE 公司向基建办公室出具《说函》,声《2016 确认书》并非 GE 公司出具。故南方基金、博时基金认为公司存在重大违约,于 2017年 6 月 12 日要求解除《协议书》,因公司不配合办理解除手续及违约行为给南方基金、博时基金造成重大损失,包括但不限于:(1)导致基金大厦整体延迟交付;(2)因施工顺序和施工工艺的改变,导致工程造价增加;(3)因施工顺序和施工工艺的改变,导致物业形象受损导致租金降低;(4)基金大厦所在地区为深圳市金融业核心区域,南方基金、博时基金为全国知名的金融企业,附近大厦仅有基金大厦无泛光工程导致南方基金、博时基金名誉受损;(5)泛光工程重新招标而需支付的费用。

在反诉诉讼请求中,两反诉原告请求法院判令反诉原告一、反诉原告二与反诉被告、深圳市大昇环境艺术有限公司签订的《协议书》于 2017 年 6 月 13 日解除;请求法院判令反诉被告赔偿因严重违约给反诉原告一、反诉原告二造成的各项经济损失共计79,803,000.00 元。

本文来自:一灯网

水陆挖机租赁

酵素代加工

304不锈钢装饰材料

劈裂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