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毛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全毛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一棵伤心的白菜提出的时代命题

发布时间:2020-07-13 19:21:23 阅读: 来源:全毛厂家

广州增城市民合南池蔬菜专业合作社农产品展示

4月16日,济南一个叫韩进的普通菜农,面对遍地卖不出去的蔬菜,选择上吊自杀。“菜贱伤农”的话题为举国关注,与此同时,城里人感受到的却不是菜价的暴跌而是逐步走高。“菜贱伤农”与“菜贵伤民”同时并存。一棵白菜知名的吸脂减肥医院从田头到了消费者手里时,菜价已是原始菜价的十倍甚至几十倍。

《云南信息报》调查的蔬菜流通情况是:以白菜为例,菜农售价0.27元/公斤;批发商支出油费、市场费等定价0.4元/公斤;零售商支付摊位费、卫生费等后定价1.5元/斤,成本每公斤0.74-0.96元;小贩每公斤成本价0.5元,售价1.3-1.5元。

不难看出,首先,昂贵的物流成本太高了菜价。在物流成本中,过路费又占到其中的30%-40%。于是,出现河南运沙车天价过路费的事件也就不足为奇了。另一个是油价,油价由垄断国企俗称“三桶油”控制,油价的上调给了运输环节巨大的压力。其次,蔬菜批发商和零售商所要缴纳的摊位费不断上涨,也在强力推高菜价。蔬菜批发商不但要向批发市场交纳租摊费,还要交“进门费”——凡是要进入批发市场的菜,就得按斤两另行交一笔费用。这种“坐地收费”的方式也属垄断性质——城管驱赶菜贩除了维护城市美观和道路秩序外,还有就是维护官办菜市场的利益,保证相关部门能收到摊位费和进场费,以便大家都从中分一杯羹。

于是我们看到了这样的怪圈,田头上的“菜贱伤农”到餐桌上的“菜贵伤民”并存。弄菜、物流商、批发商、零售商都赔钱或挣不到钱。一棵白菜的伤心旅程,可以小见大,说明中国生产链条如何被利益集团扭曲,如何严重影响到百姓的利益和整个国民经济的活力。

生产关系为生产力服务,当生产关系严重阻碍生产力发展时改变就不可避免。这是我们中学政治课常讲的一个道理。韩进们以自杀的方式提醒我们注意,中小企业们以关门或出乐贴网外卖逃提醒我们注意,中国的经济问题早已非经济问题,而是社会问题和利益问题。这就是一颗伤心的白菜提出给时代的政治命题:改,便活;不改,便死。

除了大环境需要变革,需要一系列全社会的重新谈判外(此过程必将极为艰难,必将引起利益集团的强烈反弹,必然有赖于执政者的勇气和智慧),关于农业生产的制度创新也应提上议程。韩进舍弃古稀的双亲、年幼的双女和妻子而自杀,是一连串的生产失败所致,卷心菜只是压倒这个39岁男人的最后一根稻草。

2009年,成都提出了农村产权制度改革、农村基层民主政治建设、农村土地综合整治和村级公共服务及社会管理改革的“四大基础工程”。这一“田园化”革命应可借鉴。

特别是其中的农村产权改革工程进一步促进了农村生产要素的资本化,具体讲,就是推广“企业+专业合作社+农民”的模式。公司比农户个体更有实力,更掌握市场动向,也更具市场谈判地位,可避免韩进现象的发生。原来农民勤劳耕耘土地产出也不过千元,而城市资本的介入可以使安龙村的耕地平均亩产值达到万元甚至10万元人民币。越来越多的农民将承包地流转给公司或合作社,自己则进城打工或在自家的土地上为别人打工。

耕地流转后,农民摆脱了分散劳动的传统习惯,为村民集中居住创造了前提,为城乡一体化提供了制度创新的基础。

法国社会学家图海纳曾以马拉松比赛比喻现代化进程如何引发社会结构的断裂:一部分跑进了现代化,享受到了现代化红利,而另一部分则被甩在了现代化这场马拉松比赛的后面,于是社会成员之间拉开距离,导致社会动荡发生。

中国乡村的衰落已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传统意味的故乡渐行渐远。今日之农村是“386199部队”的居住地:“38”以“三八”节代指留守妇女,“61”以“六一”节代指留守儿童,“99”以九九重阳节代指农村老人。他们留守中国乡村,构成农业生产的主力军。而外出打工的“春运大军”就是要与这支“386199部队”会合,既壮观又辛酸。中国农民、农村、农业正处于图海纳所谓被甩到现代化马拉松后面的危险。要解决农民不被甩在现代化进程之外的命题,除了把持关键环节的利益集团让利,更需要一场宏大的制度创新,让中国的乡村有活力也有吸引力。(文:肖锋)

株洲西服订做

遵义职业装制作

日照工服订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