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毛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全毛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疆破特大跨国走私毒品案590公斤海洛因藏身货车

发布时间:2020-02-27 19:03:34 阅读: 来源:全毛厂家

2014年3月25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喀什地区中级人民法院以走私、运输毒品罪,判处两名巴基斯坦国籍毒贩无期徒刑,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和查获的毒品海洛因及运毒品的货车。

这起建国以来海关系统单起查获海洛因最多的特大跨国毒品案,仅审理就历时22个月。

2011年8月2日,乌鲁木齐海关所属红其拉甫海关和喀什海关缉私分局发现一辆巴基斯坦四国联运厢式货车车体前端设有夹层,藏有大量包装物。通过对该车的监控,海关缉私警员在吐尔尕特口岸将这辆货车截获,查获115包粉末状物品,并当场抓获哈立德买合木德和穆罕默德斯迪克两名巴基斯坦国籍犯罪嫌疑人。经检测,藏匿物品均为海洛因,共计590.96公斤(毛重)。

近日,乌鲁木齐海关向《法制日报》记者披露了此案侦破经过。

疑云初现

2011年8月1日晚,位于中巴边境的红其拉甫口岸夜幕沉沉,没有了白天车来人往的喧嚣。一辆巴基斯坦国的入境货车,借着夜色悄然驶进红其拉甫海关的集中查验货场。

按照海关规定,口岸进出境的货车都要在集中查验货场办理通关手续,接受海关查验后才能放行。

由于中巴两国口岸相距达300公里,且途中多为高山达坂,险路重重,使得双方运输车辆多年来一直是朝发夕至,甚至是朝发夜至。此时,这辆晚到的巴方货车开进了停车场,身着灰白色长袍的巴基斯坦籍司机跳下车,锁好车门,左右张望着离开了货场。

次日上午,红其拉甫海关查验科科长肖建学带领关员和往常一样,在集中查验货场紧张有序地验放车辆和货物。

11时30分左右,在停车场内巡查的缉私科科长甫拉提找到肖建学,向他通报了刚刚发现的可疑情况:昨晚驶入货场的巴基斯坦国货车厢体上的油漆看上去是新刷的,并有新焊接的痕迹,而且厢体的前后部位经过敲击发出的响声也不一样,似乎有问题。

凭着多年从事查验缉私工作的敏感和警觉,肖建学和甫拉提随即快步走向停车场。

停车场内,嫌疑货车的车体上虽然沾满长途跋涉的泥土,但是在高原耀眼的阳光下,新刷的油漆依然发着幽幽蓝光。

肖建学和甫拉提靠近车体仔细打量,只见厢体上部的侧壁上还留有油漆流淌的痕迹。两人用石块在厢体四周敲击,车厢前部和中后部发出的声响明显不一样。两人又蹲下身来察看车厢前端的底盘,擦去一片泥土,底盘上顿时显现出一排新的焊接点。眼前的这一切,更加证实这辆巴方入境货车存在的疑点和风险。

石破天惊

根据红其拉甫海关和喀什海关缉私分局的安排,肖建学和甫拉提兵分两路:由甫拉提等人暗中盯住这辆嫌疑货车,并在口岸区域内查找货车司机和接车人的踪迹;肖建学则静候在办理通关业务的办公室,等待货车司机和接车人的出现。

临近8月2日中午下班时,两名巴基斯坦男子走进查验科办公室,他们向肖建学提出办理货车通关手续。肖建学接过对方递过来的单证。单证上显示,该货车为过境运输车辆,装载了279袋共计6.9吨大米,货值1395美元,由巴方苏斯特口岸起运,从我方红其拉甫口岸进境,途经喀什,再由吐尔尕特口岸出境,最后运抵吉尔吉斯斯坦首都比什凯克市。

面对眼前的单证,肖建学心生疑问:虽然近年来吉尔吉斯斯坦大米紧缺,但是载重量30吨的货车只装了不足7吨、货值仅为1395美元的大米,还要长途运输近1500公里,除去运费,利润何在?

为了不惊动这两名不速之客,肖建学爽快地接受了他们的申报,应他们的要求,当面为二人联系了一家具备办理过境货物资质的报关公司,并告诉他们,该公司报关员明天上午就能赶到口岸,等报关员一到就可办理通关手续。在闲聊中,肖建学弄清了二人的身份,瘦高个的是司机,矮胖一点的是专程从喀什赶来的接车人。因瘦高个司机没去过吐尔尕特口岸,接车人在办完红其拉甫口岸通关手续后,还要跟随这辆货车途经喀什,前往吐尔尕特口岸。

从掌握的信息看,这辆巴方货车的确存在重大嫌疑。肖建学和甫拉提决定再次对该车进行检查。

中午下班后,肖建学和甫拉提布置好货场周围的防控,开始仔细对货车进行全面检测。两人根据车厢的长度和宽度,估计出279袋大米堆放在车厢内的高度,然后用检测仪对车厢的前后、上下和左右反复检测,最后确定在车厢前端极有可能设有30至40厘米厚的夹层,而且夹层里绝对藏有不是大米的物品。

肖建学和甫拉提一边向上级报告情况,一边琢磨怎样才能揭开车厢夹层的神秘面纱。最后,两人商定,用手电钻在车厢前端已探明的夹层部位打眼进入,彻底查清夹层里藏匿的物品。

两人仰躺在车底,手持电钻向车厢底部的铁板钻去。这一下足足钻了15分钟,随着噗次一声,坚硬的两层铁板终于被打穿。肖建学和甫拉提慢慢拔出钻头,只见钻头丝槽里沾满了乳白色粉末,钻孔里瞬间散发出一股浓浓的醋酸味。

海洛因!两人不约而同地喊了起来。

监控跟踪

肖建学和甫拉提立即用毒品快速检测试剂对提取的白色粉末进行检测,检测结果显示,从夹层暗阁里提取的白色粉末为高纯度海洛因。通过对夹层暗格体积的初步估算,夹藏的海洛因至少有两三百公斤。

根据上级安排,红其拉甫海关和喀什海关缉私分局迅速成立专案组,明确分工,制定监控抓捕方案。

8月3日15时许,嫌疑货车的司机和接货人在肖建学等人的关照下,很快办完了通关手续。两名犯罪嫌疑人如释重负地将藏毒货车开出海关集中查验货场。按照分工,肖建学、甫拉提等人随即驾车跟了上去。

货车驶出货场不到10分钟,突然转弯开进路边一家汽车修理厂。跟在后面车里的肖建学等人紧张地注视着藏毒货车的动向。不一会儿,藏毒货车又驶进了另一家修理厂,只见两名嫌疑人找来修理工用手比划着,在设有夹层的厢体一侧来回走动,似乎像要对厢体夹层进行切割。15分钟后,藏毒货车又离开了修理厂,驶进了不远处的加油站。事后得知,这辆货车在改装厢体时,新焊接的侧厢板盖住了油箱的加油口,无法加油,这才开到修理厂进行切割。

一番折腾后,嫌疑货车驶出红其拉甫口岸所在的县城,向着300公里外的喀什市疾驶而去。

收网缉毒

8月4日凌晨1时左右,嫌疑货车驶入喀什市郊的一个停车场。半小时后,两名嫌疑人搭乘出租车前往市内某宾馆。

经过近两天的监控、跟踪和蹲守,专案组分析这批毒品在喀什落地交易的可能性不大,如果在前往吐尔尕特口岸的途中依然没有动静,那就必须在涉案嫌疑人和车辆出境前实施收网行动。

事态发展果然不出所料。8月5日9时许,两名嫌疑人急匆匆赶到停车场发动车辆。几分钟后,一辆没有牌照的白色小轿车驶进停车场,车上下来3名青年男子。两伙人相互打过招呼,便各自乘车一前一后驶出了停车场,开上了通往吐尔尕特口岸的公路。突然出现的3个不明身份的人,是他们的同伙?还是要在途中接货?专案组决定,藏毒货车若在途中卸货,则就地实施抓捕;如从口岸出境,则在出境卡口处收网。

8月5日10时50分,藏毒货车驶进吐尔尕特口岸5号海关监管库,等候办理海关出境手续。那辆没牌照的白色小轿车则开到了出境卡口的一侧停了下来。13时左右,藏有毒品的货车随着进出境通道的车流缓缓抵达出境卡口,眼看就要与等候在卡口处白色小轿车会合了。此时,缉私警突然出现在货车和小轿车周围。

8月5日18时许,藏毒货车被开进吐尔尕特口岸某监管货场内。当缉私警撬开车厢内壁的铁板和一块块焊接在夹层格挡上的铁皮后,被眼前的一幕震惊了:只见高2.7米、宽2.3米的车厢内前端,整体被改装成40厘米厚的夹层,夹层内从上到下共有12个暗格,每个暗格内塞满了一包包用黄色胶带缠裹的毒品海洛因。经过清点,从车体前端夹层内共查获毒品海洛因115包,重量为590.96公斤。(记者潘从武 通讯员晓建伟平)

贵州地区制服定制公司

工作服订制

贵州地区衬衫设计公司

贵州西服生产厂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