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毛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全毛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一位北京青年寻梦三江源之七

发布时间:2020-07-13 21:31:24 阅读: 来源:全毛厂家

一位北京胡同里长大的年轻人在自己出生30年之后站在了长江黄河澜沧江的源头,这是一场怎样的意外,一位怀抱着杰克•凯鲁亚克《在路上》度过漫漫青春期的年轻人如何开始他真正的旅程?

听大志讲述他的科考故事,读到他经历的一切,总能感同身受一般,在一阵触电般的感动过后,体味到一股生活的热度,我们真该坚信我们坚信的,一直这么走下去,不管不顾。

在此,我将大志的故事推荐给大家,希望半月谈网的读者能够喜欢。

主要人物简介:

杨勇

横断山研究会首席科学家、中国治理荒漠化基金会专家委员会副主任、独立探险科考者

王方辰

北京生态文明工程研究院生态人福州哪里治牛皮癣好类学研究室主任

翻过唐古拉山

7月15日 晴

从青海的澜沧江流域一直来到长江南源当曲,整整在车里坐了12个小时,路途中的一切像电影过场中一段绵长无趣的长镜头,枯燥乏味。站在澜沧江和长江的分水岭上看着唐古拉山脉,在一处处泉眼边走过,原来我们赖以生存的江河都是由这片沼泽水网,涓涓细流组合而成,这真的和我的想象大相径庭,就像这次旅途一样。

相比在澜沧江,长江南源要糟糕很多,放眼望去,随处可见干涩的沼泽旧址,一处处干枯的水坑,干燥的天气,吹过身边的风也更寒冷,地形进入冲积平原地区,唐古拉山脉环绕着整个当曲地区,沼泽一半干枯了,剩下不多的水塘,初入沼泽河床,部分地区已经沙化,看不到一点活水。

晚上宿营时,为了找到可以饮用的水,我和猴子开车往回寻找了10公里,从一处游牧的帐篷中借来了一桶看着有些浑浊的据说可以饮用的水。

猴子示意我进路边的一顶白帐篷,我看他面带坏笑,死活也不去。他说凡见到独自立在荒原上白色的帐篷,进去后对着帐篷里的女人说些什么(我忘记了具体说什么了。),以后你就留在藏区永远别回去了,说完他开始哈哈大笑起来。我像听天方夜谭一样听着,想象着如果我走进去该是个怎样的情景,但是一想到那藏族姑娘站在帐篷门口给我们淡水的模样,我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对于荒原中游牧的姑娘以及这里的生活,我不敢评价,只能笑而不语。

此时宿营的地点已经在西藏地界,明天要翻越唐古拉山,帐篷周围开始闪电交加,每日一雨似乎已经成为青藏高原给我的一个永恒不变的印象。我、杨帆和杨勇,每人相聚20米,整齐的蹲在高原的一块斜坡上,手里的半截手纸迎着风向西面飞扬着。蹲在高原上如厕可以看到对面群山间依然泛红的山梁,风从裸露的屁股间吹过,全身随之开始颤抖。

唐古拉山在我心中一直是一块圣洁的地域,不论从书中还是电视上得到的印象,这里永远是冰雪盖顶,巍伟冷峻的代表。

行进在不断的迷路与修正中,这种迷路从唐古拉隘口开始就没有停止过。虽然唐古拉山脉一直在视线内环绕着我们,但始终与威尔的山脉保持着一种可以观望但不能触摸的距离。

不能不承认,西藏这一段的干爽道路比青海要舒适很多,我为终于挣扎出青海泥泞的道路而庆幸。天空更加接近地面,昨夜大雨之后水分迅速的渗入了脚下干枯的土地,也没有发生江水暴涨的事情,车轮轧着坚实的土地,轻松闯过几条快要断水的河床。不断的寻找,一只得了我们恩惠的野狗追随着车子跑出了好几公里。

我们终于开上了翻山的道路。上行依然。孤独的立在山巅的玛尼堆旁堆满献祭的牛头,杨勇停车让所有人下车围玛尼堆转圈,这里已经是唐古拉隘口,并没有我想像中那么与众不同,既没有冰雪冰盖,更不见冰川的影子,在山巅5200米的地方居然有人居住,他们在一片草甸间放牧。我们在玛尼堆前合影背后的景致一片单调。从此时起考察队在两天时间里从青海行至西藏,从澜沧江源区,长江南源行至怒江之畔。

翻过唐古拉山,腹地一派草原牧歌的升平影像,这里貌似是西藏的水牧江南。记得初中课本里这样教导我们:海拔4700米之上即为雪线,此海拔之上气温接近零度,被冰雪覆盖。但这里地表温度10度,大气温度接近20度,王方辰用他的温度计对着群山、草甸不断的读取着数据。穿着T-shirt我依然感觉不到之前的寒冷,觉得凉爽宜人,山坡上牛羊成群,不断的看到藏族牧民的帐篷。“我的冰川在哪里?”我这样说着,陈灏说,要想圆你的冰川梦,只能把你往海拔6000米送了。

从唐古拉山下来,继续沿着怒江主要源流前进,最离谱的是按藏民指点的路线行走,居然走错了30公里,返回正道后又合肥白癜风专科医院迷路,反反复复,当走上真正的正途时,在山沟里遇到一个酒吧,达瓦去问路,他进入酒吧没一会儿的时间,居然有几名毫无姿色可言的妓女走出来,依靠在酒吧的门廊下朝这边挤眉弄眼。这里居然有色情服务,我冲着王方辰感叹文化渗透于侵蚀的速度之快,范围之广,已经深入藏区人际罕至之地。可怜我一直认为都市使人堕落,在大山雪原上能净化心灵,没想到卖淫这行当已经深入了雪域高原腹地,一个连手机信号都没有的山沟里。顿时觉得天下难有纯洁之地了。

看高原冰川得往6000米前进,找纯洁圣土需要将目光投向火星。

冰川闪耀着刺眼的银白日光

7月16日 晴

插着腰,活动着疲惫的肢体,格拉丹东终于在我目光所及的范围里向我召唤了。

虽然有些怨言,但不能不承认日子一天比一天精彩,不知道未来的道路上还能遇到什么事情,如同当年进艺龙公司开始旅行一样,如今一朝之间我所期待的那些遥不可及的地域一下出现在我面前,距离我如此之近,触手可及,等待我走入其怀抱,去攀登,去征服。

明天太阳升起的时候,我将随我的队友向格拉丹东——长江源头冰川前进,此刻我的心情难以用只言片语来形容,是激动,是震撼,是憧憬,是一种强烈的想和所有人分享的冲动。

我能看到那白雪覆盖的山巅就在脚下,数十里的冰川闪耀着刺眼的银白日光,万山之顶,俯首是茫茫雪原冰海,眼前将是怎样一种壮阔的奇景。

想着这些,晚餐我们都喝了酒,我代表我生活的城市把刺鼻的四川曲酒一饮而尽,算是为明天的行程壮行。这许多天的相处,队中每人的性格多少可以了解一些,拥有坚强意志,固执,冷幽默,难以察觉的呵护,这些品质都体现在队长杨勇的身上,还是他那种漫不经心,处变不惊的作风,让其他人不论在怎样恶劣的条件下都能在他身旁得到信心与力量。

陈灏身上也能看到一丝领袖气质,但性格更加豪爽,心思更加细腻,由于年龄相近,他的言论和幽默更能引起我的共鸣,乐观与勇往直前的作风使他成为除杨勇之后,唯一有凝聚力的人。如果不是他悉心照顾,此刻我可能不会如此健康的坐在雁石坪这个小村落的床上。

年龄最长,拥有长者风度,语言随和,对任何事情都充满耐心。王方辰老师就像一位睿智的师长,总是用带有幽默感的比喻和充满知识与智慧的语言解答我忽然冒出来的问题。在队中我最愿意将疑问积攒起来向他求教,更让我仰慕的是他的谦逊,作为一位学者,我相信他有资本向任何一个人炫耀他的成就。但他没有,他总是认真聆听每一个人的观点,并给予鼓励。这恰恰是一位优秀师长最珍贵的品质,他激发了我的求知欲与表达的勇气。

他的身体里同样蕴藏着无比的坚韧,从澜沧江源就持续的咳嗽不断的折磨他,但他依然坚持,仍在高原上干着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我清楚地看到每个队员都曾得到过他的关照,他的存在像一块磁石,将队员吸引在了一起。

杨帆和猴子总是窃窃私语,他们是要好的朋友。我在北京也有这样的哥们儿,我也喜欢和他们窃窃私语。只要有他们在,我就不怕陷车,不怕被困,不怕任何事情。因为他们乐观。我从来没看到那个人会像猴子一样,将所有的危险看做游戏,永远带着微笑抡着铁锹;从来没觉得一个沉默的人会让我感觉如此的安全,在杨帆紧闭的嘴唇后面似乎蕴含着无穷的力量。只要蹲在那里默默工作的他忽然抬起头露出哪怕一丝笑容,这笑容都会像冲出乌云的阳光一样珍贵的让人心花怒放。

整整24个小时之后,我终于吃到了第一顿饭,真是太香了,可能是我饿的太久,身体消耗太大了,连陈灏都开始觉得自己低血糖。足足两饭盆米饭,十大块罐头红烧肉在肚子里面,坐在旷野中的椅子上,看着月亮逐渐被乌云遮住,回想冲向格拉丹东时所发生的一切,简直是地狱。

早晨6点,在陈灏的起床号铃声的催促下,全队人连脸都没洗,牙也没刷,顶着雁石坪的小雨出发前往长江正源格拉丹东冰原。

这一场雨就是我们的悲剧。车辆加完油料,离开青藏线,进入一条杨勇06年考察格拉丹东发现的小路。行驶在崎岖不平的路上,王方辰信心满满的说今天将会一帆风顺,因为高屯子在加油站念了经,保佑我们顺利。

车行了20公里,渡过单曲,天空中忽然由雨转雪,第一个水坑里车就陷了进去,我这辈子都没有如此狼狈过,在雨雪交加的泥泞中,几乎所有的人都站在了在极端寒冷的草地泥水里奋力的挽救被困车辆。双手被冻得失去了知觉,被一夜雨水泡软的草地像块磁石,牢牢地吸住车轮,任我们用尽办法,车轮依然在烂泥里无奈的打着空转。陈灏将所有可以使用的绳子连成锁链。长长的拉出20多米,丰田在远处发出巨大的响声,泥巴在空中飞溅着。我们想驱赶一条畏惧河水不肯过河的驴子一样,用力的在车后面推着。终于高屯子的那辆霸道的轮子一点点的挪出了泥坑。对于脱困,我跟着所有人一切举起周中的铁锹,向着飘雪的天空大声呼喊起来。

冲过一段被雪覆盖的山峰,道路被淹没在一片白色之中,毫无踪影,车子从两山之间直冲下来,那阵势十分吓人。高屯子的霸道在顺着布满积雪的山坡下来时被一块大石挡了一下,半个车身离开地面在空中摇晃着。我只是睁大眼睛看着,一点反应的余地都没有。车子就那样用一侧的轮胎在陡峭的山坡上滑行了10多米,像个立起脚尖在跳芭蕾的女人一样在空中划着弧线。我默念着:千万别在那鬼地方翻车,必死无疑。霸道的芭蕾舞舞动了足足一分钟,车子才在一阵震颤中重新回到了正常的行驶状态。我的尿差点被吓出来。

刚冲下山,第二次陷车发生了。同样的过程进行第二次,如此类推,每行进3公里就要发生一次陷车,众人就要经受一次折磨,眼睁睁的看着在眼中的雪山却似乎永远无法到达。

第六次陷车发生的时候距离格拉丹东冰川还有20公里,所有人都已经筋疲力尽,从早上算起,每位队员都已经在没有食物和水的情况下与泥泞的高原草甸搏斗了16个小时,这16个小时中我们仅仅行进了30公里。这艰难的30公里像一场噩梦。我深陷在这噩梦当中,手中攥着铁锹,蜷缩在车里,双脚冰凉,衣服早已经湿透了,布满冰碴的裤脚随着我的肌体有节奏的颤抖着。我像一个没有思维的机器,随时准备跳下车,跳进冰冷的水里,挥动手中的铁锹,扬起一股股的泥汤,就这样永无止境。

终于高屯子退缩了,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方法终止了杨勇的固执,杨勇放弃了这种绝望的前进,格拉丹东似乎有意嘲笑每个人,在队伍放弃前进的同时,一直追着我们不放的乌云散去了,太阳照着每张挂满臭泥,疲惫不堪的脸庞,杨勇说:等十月封冻期到了,一定横扫三江源的各大冰川。

回来的路上又陷了3次车,此全靠意志支撑着身体,大脑已经丧失了思考的能力。这一切的动作都是本能的表现。

我真想给这条道路跪下来磕头,虔诚的拜服于大自然的力量面前。(文:大志)

(后续稿件请继续关注半月谈网周末专栏)

永济定做工作服

金州工服定做

工作服设计

相关阅读